歡迎訪問江蘇種業信息網,來稿請發至 [email protected] ,謝謝支持! 歡迎,客人 | 請登錄 | 免費注冊 | 忘記密碼?
首 頁 機構設置 政策法規 行業管理 品種管理 質量管理 生產管理 新品種保護 種業協會 辦事指南 安全測試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管理 >> 通知公告
兩個一流為何難出大品種
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4-05-28

聚焦種業體制改革(1):

兩個一流為何難出大品種

    編者按:糧安天下,種鑄基石,強農必先強種。52428日,有種業界“奧林匹克”之稱的世界種子大會在北京舉行,民族種業將在世人面前精彩亮相。小種子要長成大產業,必須堅持市場化改革方向,創新機制、激發活力,著重解決好科研和生產“兩張皮”問題。要讓種子科技“長”在企業里,通過市場發育,壯大民族種業。同時還要大力扶持種業基礎研究,為種業發展提供智力支撐。

    大品種從哪里來:一個育種家帶幾個學生育種,難以抗衡大公司團隊化育種,大品種呼喚新的育種體系

    “這次是動真格了!”聽說今年的超級稻育種科研經費只有5萬元,湖南農業大學農學院教授唐文幫吃了一驚。“農業部牽頭的超級稻研究項目,從2009年起每年都給農學院水稻所20萬元的科研經費,今年減到5萬元,聽說往后就徹底沒有了。這兩年我們申報科研項目,在科技部、農業部的申報指南里也都沒有育種這一項了。與此同時,省里加大了對學校基礎性、公益性研究的經費支持,導向還是很明確的。”唐文幫無限感慨。

    該破的必須破,該守的必須守。從20萬元到5萬元,數目雖不大,意義卻非凡。長期以來,我國種業的基礎研究世界一流,出品種的能力卻不是世界一流;從事育種的科學家和科研單位數量排第一,科研實力也很強,卻沒能轉化為產業優勢。為了破解這些難題,國務院相繼出臺文件,推動建立商業化育種體系,引導科技資源向企業流動。

    5萬元科研經費在湖南農大激蕩起的漣漪,和種業界進行的其他探索實踐一道,攪動著我國種業體制改革的一池春水。

    “春播一粒粟,秋收萬顆籽。”小小種子,不僅是農業生產最基本的生產資料,也是科技進步的最重要載體。農民說:“好兒要好娘,好種多打糧”,“種地不選種,累死落個空”;科學家說:“一粒種子可以改變一個世界,一項技術能夠創造一個奇跡”。

    市場化進程不到20年的中國種業,盡管成就巨大,但與國際先進水平相比,差距顯而易見。

   “我國玉米畝產目前只有390公斤,與美國差距近300公斤!而且,孟山都、先鋒等公司正在借助現代生物育種技術,計劃到2030年將玉米單產在現有基礎上再翻一番!”農業部種子局局長張延秋說,還有更觸目驚心的對比。

    良種在農業增產中的貢獻率,我國僅為43%,美國等發達國家普遍在60%以上;世界種業前10強企業全球市場占有率,已由2006年的37%攀升到2011年的54%2001年國外玉米品種占我國市場份額不足1%2012年已上升到11%。其中先鋒公司的先玉335推廣面積已達4215萬畝,成為全國第二大玉米品種……

    該慶幸嗎?全國第一大玉米品種——鄭單958是我國自主研發的品種,全國推廣面積超過6000多萬畝。但是,中國種業界的有識之士一直在思考,不停在追問:有了鄭單958,鄭單968在哪里?未來足以支撐民族種業發展、保障國家糧食安全的大品種在哪里?我國的育種家數量世界第一,基礎研究全球領先,為何難出大品種?

   “癥結就在我們的科研體制機制上。我國種子企業只是市場競爭的主體,而不是品種選育的主體。支持企業成為創新主體,促進建立商業化育種體系,就是要改變育種的導向機制與研發模式。當前我們一個育種家帶幾個學生的課題組育種方式,怎能同國外大公司專業化、團隊化、流水線式的育種相抗衡?”農業部種子局副局長廖西元打了個比方,“這就好比是‘小舢板’對抗‘航空母艦’、‘小作坊’博弈‘大工廠’,根本不是一個量級。”

    “育種不能只靠偶然。育種是個小概率事件,只有基數大了,新品種選育成功的機會才會增大。”曾在國外工作過的育種家、北京奧瑞金種業董事長韓庚辰告訴記者,國外育種領域早已實現由傳統向分子、由個人向團隊、由偶然向必然的轉變。借鑒這種先進的組織方式,奧瑞金一年能夠篩選1萬個自交系、56萬個品種組合,每年都能選育出3050個品種進入區試。一般的科研院所、一兩個課題組,如何完成這些工作?

    現代農業對種子提出更高要求,既要高產,又要抗旱,還要適合機械化操作,需要從更廣范圍、更大群體中進行篩選。這種變化,迫切需要新的組織方式來適應它。

    品種好不好,由誰說了算:商業化育種要聽農民的、聽市場的,科研與市場不能“兩張皮”

    正在進行的種業體制改革,讓企業成為創新育種的主體,是對現行科研體制的一次深刻變革,能有效解決科研與產業“兩張皮”的問題。

    “一個品種好不好,應該由誰說了算?”采訪中,廖西元反問記者。“當然是農民說了算。育種家選育出新品種,自己說的再好,再完美無缺,農民不認可、不買賬,市場不歡迎,它就不能算是好品種。因此,解決科研和生產‘兩張皮’問題,一是要改革科技導向機制和評價機制。二是要突出企業創新主體地位。”

    湖南科裕隆種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孫梅元對此深有同感:“我以前在科研單位工作,那時選育品種全憑個人偏好,最關注的就是能不能發論文、評職稱。現在干了企業,搞了商業化育種,才明白育什么種子,要聽市場的。農業生產需要什么種子,企業就培育和生產什么種子。”

    中國種子協會副會長李立秋表示,我國種業科技強,產業卻不強,關鍵就在產學研脫節。盡管科研院所和農業高校擁有國內一流的設備和人才,85%以上的育種科技資源也集中于此。但在現有的科研體制下,科學家們選育新品種,首先考慮的是發表論文和獲得獎項的多少,其次是能否拿到課題經費、能不能評上職稱?

    即使是與企業合作,在現有體制下,科研單位主動服務企業的意愿不強,與企業結合多以“短、平、快”的項目合作和成果轉讓為主,系統深入的協作很少。促進成果、技術、品種、材料等向企業轉移的政策體系不完善,種業科技人才向企業流動的渠道不暢,懂種子的人多,干種業的人少。

    再來看種子企業。去年農業部認定的骨干企業研發投入雖然已平均達到2000多萬元,占企業種子營業收入的5.5%,但與跨國公司普遍拿出占營收10%以上的研發投入相比差距甚大。這些企業已經成為市場的主體、推廣的主體,但還沒有成為科技創新的主體,擁有著眾多管理、資金和市場資源優勢卻等米下鍋。

    “只有讓科技真正長在企業里,我們的種業才能強大起來。”河南秋樂種業總經理李繼軍說,企業天天在市場里摸爬滾打,對于農民的需求非常敏感,知道農民想要什么樣的好品種;另一方面卻受企業自身條件所限,缺乏優秀的育種人才和資源,迫切希望育種資源要素向企業流動。

    國際種業發展歷程說明,企業強則種業強,龍頭企業是國家種業戰略的核心載體,扶持龍頭企業壯大和整合社會各類資源,是國家種業強大的必由之路。

    創新資源怎么流動:鼓勵科研人員為企業育種,到企業育種

    建立商業化育種體系,推動育種資源要素向企業流動,原來搞育種的科研人員怎么辦?

    “推進種業科技體制改革,解決創新主體錯位問題,不是不讓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從事雜交玉米、雜交水稻、雜交油菜、雜交棉花和蔬菜商業化育種的科研人員從事育種研究,而是要推動科企合作,鼓勵他們為企業育種、到企業育種。”廖西元一語點出了改革的方向所在。

    另一方面,我國種質資源改良、育種方法、技術創新等基礎性、公益性研究薄弱。全國40萬份種質資源,經過科研作出全面評價的只有5000份。

     張延秋表示,去年底國務院辦公廳出臺的109號文件,核心就是著力解決創新主體錯位、創新資源流動、調動科技人員積極性、開展聯合攻關四個問題。首要一點就是進一步明確科研院所公益性的定位。做到“基礎研究科研辦,商業育種企業辦”,加快公益性科研院所與所辦企業分離,專心開展常規作物育種、育種技術及種質資源等基礎性公益研究。為了盡快提高企業商業化育種能力,鼓勵應用型育種科研單位整體進入企業,鼓勵通過兼職、掛職、簽訂合同等方式,與企業開展人才合作,到企業從事商業化育種工作。

    要讓科研成果和科研人員有序流動起來,還要靠合理的分配機制。國辦109號文件提出,開展科研成果的機構和科技人員權益比例試點工作,推動建立交易平臺,促進品種、材料、基因、專利等種業科研成果轉化,讓那些育得出好品種的科技人員真正享受到收益。

    張延秋總結說,引導育種資源要素向企業流動,可以概括為四個“起來”:通過推動確權交易,讓種業科研資源及成果“流”起來;通過強化合作交流,讓科研人員“動”起來;通過創新科研成果收入分配機制,讓科研人員依法“富”起來;通過完善市場導向機制和商業化育種機制,切實讓育種效率“高”起來。

不少種業界人士表示,企業也要夯實承接科研資源人才的能力和平臺。河南金博士種業副總經理皮杰恩說:“企業好,人家就愿意來,企業不好也不能逼人家來。”李立秋呼吁,國家要重點擇優扶持一批“育繁推一體化企業”,同時制定種業領域就業創新扶持政策,以補助、獎勵等方式支持骨干企業引進發展急需的技術創新人才和經營管理人才。

(摘自人民日報)

?
银河国际棋牌游戏 茶苑温州麻将安卓 新疆18选7复式玩法 爱上配资 广西快3预测方法 趣味捕鱼达人安卓版旧版本 大赢家棋牌官网版下载516 星悦·云南麻将 极速11选5免费人工计划 安徽快3走势分布图 体彩黑龙江6 1开奖结果 历届德甲金靴得主 十一运夺金走势图新浪爱彩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 一定牛山东十一选五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绚 天狼50股票分析软件